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中国电信超2亿用户信息被卖 每条一分钱 侧田身高

2020-05-12

日前,我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等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二审刑事裁定书》。经法院二审审理查明: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数据库获取区别不同职业、区域的手机号码信息供给给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触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

法院一审法院断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十五条榜首款、第二十六条榜首、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榜首、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处理侵略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说〉》第四条、第五条榜首款第项、第项、第二款第项之规定,以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别离判处被告人陈德武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陈亚华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姜福乾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杨奚有期徒刑三年,并处分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被告人王玉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缓刑三年,并处分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违法所得人民币2000万元,被告人姜福乾违法所得人民币14508.6元,被告人杨奚违法所得人民币30万元,依法予以追缴,上交国库。已扣押的作案工具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依法予以没收。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下为刑事裁定书全文:

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等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浙10刑终692号

原公诉机关温岭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陈德武,男,1973年2月11日出生于江苏省射阳县,汉族,硕士研究生文明,居民,住上海市徐汇区。2016年9月27日因涉嫌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拘捕,2017年7月6日被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决议取保候审。2018年3月17日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台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4月23日被依法拘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正洋、郭真凤,北京市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亚华,男,1970年1月25日出生于江苏省射阳县,汉族,博士研究生文明,上海市学多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总经理,住上海市徐汇区。因本案于2017年7月7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8月11日被依法拘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智,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姜福乾,男,1986年9月20日出生于山东省平度市,汉族,大专文明,青岛琳琅满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山东省平度市,现住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因本案于2018年5月16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22日被依法拘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冯伟飞,浙江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奚,男,1989年11月12日出生于江苏省泰兴市,汉族,大专文明,安全普惠江苏分公司职工,户籍地江苏省泰兴市,现住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因本案于2018年5月23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1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转为取保候审。2019年6月11日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决议被持续取保候审。2019年6月20日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决议,被依法拘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挺霞,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玉,男,1985年8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汉族,大学本科文明,重庆市两江新区长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职工,户籍地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现住重庆市江北区。因本案于2017年8月7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区别局刑事拘留,2017年9月5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区别局转为取保候审,2018年9月4日被温岭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思,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温岭市人民法院审理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王玉犯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一案,于2019年6月20日作出浙1081刑初133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王玉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揭露开庭审理了本案。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真出庭实行职务,原审被告人陈德武及其辩护人王正洋、郭真凤,原审被告人陈亚华及其辩护人刘智,原审被告人姜福乾及其辩护人冯伟飞,原审被告人杨奚及其辩护人张挺霞,原审被告人王玉及其辩护人陈思到庭参与诉讼。现已审理完结。

原判确定:1、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系胞兄,被告人陈德武经得被告人陈亚华赞同,以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牟利。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数据库获取区别不同职业、区域的手机号码信息供给给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触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被告人王玉自2015年开端受被告人陈亚华指派协助陈亚华从 号百公司 数据库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发送到指定邮箱。被告人陈德武将被告人陈亚华供给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取得的赃物部分分给陈亚华。

2、被告人姜福乾于2014年1月3日至2016年9月27日间,以人民币0.08元/条至0.12元/条不等的价格向被告人陈德武购买公民个人信息1235万余条,付出人民币1482418元,以人民币0.09元/条至0.1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给王某6、赵某2、张某3、高某、张某4等人,获利金额达人民币14508.6元以上。

3、被告人杨奚于2014年2月14日至2016年9月25日,以人民币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向被告人陈德武购买公民个人信息299万余条,付出人民币448630元,将购得公民个人信息的80%左右以购买原价出售给其地点公司的部属职工张某1、刘某1、徐某、盛某等人,获利金额达人民币30万元以上。

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王玉、姜福乾、杨奚别离于2016年9月27日、2017年7月7日、2017年8月7日、2018年5月15日、2018年5月23日被公安机关捕获。被告人王玉、姜福乾、杨奚归案后,照实供述其涉案现实。

原判根据上述现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十五条榜首款、第二十六条榜首、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榜首、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处理侵略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说〉》第四条、第五条榜首款第项、第项、第二款第项之规定,以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别离判处被告人陈德武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陈亚华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姜福乾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分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杨奚有期徒刑三年,并处分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被告人王玉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缓刑三年,并处分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违法所得人民币2000万元,被告人姜福乾违法所得人民币14508.6元,被告人杨奚违法所得人民币30万元,依法予以追缴,上交国库。已扣押的作案工具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依法予以没收。

原审被告人陈德武以原判确定现实及定性过错,其所出售的系裸号,不归于公民个人信息等为由提出上诉,要求改判无罪或宣告缓刑。其辩护人以为裸号不能辨认特定自然人,不归于公民个人信息,原判所确定的2000余万元违法所得,大部分来历于其他项目和收入,确定陈德武、陈亚华、王玉间构成共同违法没有根据,部分号码出售于刑法修正案九之前,不能确定为违法数额。

原审被告人陈亚华以原断定性存在逻辑过错,本案所涉信息不归于公民个人信息,其行为不构成违法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以为原判确定陈德武所出售的号码均来自于陈亚华从号百公司所提取的号码、陈亚华向陈德武供给号码的条数为2亿余条、陈德武付出给陈亚华的钱均属违法所得以及陈亚华在共同违法中系主犯等证据不足;陈亚华等人的行为发生在2013年至2016年9月间,原判适用两高《关于处理侵略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说》违反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准则,也不符合从旧兼从轻准则,一起,侵略公民个人信息罪规定于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中,故即便要追责,也只能针对尔后的行为;原判对被告人陈亚华量刑过重。

被告人姜福乾以其从陈德武场所购买的手机号码不归于刑法意义上的公民个人信息,且片面上不知陈德武所出售的手机号码来历是否违法等为由提出上诉,要求宣告无罪。其辩护人还以为原判确定姜福乾自2014年1月3日至2015年3、4月份期间所购买的手机号码来历于号百公司证据不足,《刑法修正案》出台前所购买的手机号码确定为公民个人信息没有法律根据,应宣告姜福乾无罪。

被告人杨奚以其行为本质上归于代购而非购买手机号码后出售,原判在核算违法所得时未考虑其所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存在40%的重复率,原判量刑畸重等为由提出上诉,要求适用缓刑。其辩护人也以为原判将杨奚为单位职工代购电话号码的行为确定为购买后出售与现实不符,且确定杨奚出售信息的条数过错及获利额过错,导致适用法律过错,杨奚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违法片面恶性小,应依照罪刑相适应准则对杨奚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玉以其片面上不具备明知的成心,所搜集的手机号码不归于公民个人信息,其所施行的行为归于正常实行劳动合同的职务行为,归案后能照实供述违法现实,系初偶犯,违法情节明显细微,要求免予刑事处分。其辩护人以为一审合议庭未行评议即予宣判,程序违法,《刑法修正案》施行前的信息数量有多少、违法的合意怎么构成等证据不足,原判未依照从旧兼从轻准则,也未将新法施行前的违法数量予以除掉便予下判,系适用法律过错。

出庭检察员则以为原断科罪量刑及适用法律并无不当,主张驳回各被告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

1、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系胞兄,被告人陈德武经得被告人陈亚华赞同,以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牟利。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数据库获取区别不同职业、区域的手机号码信息供给给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触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被告人王玉自2015年开端受被告人陈亚华指派协助陈亚华从 号百公司 数据库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发送到指定邮箱。被告人陈德武将被告人陈亚华供给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取得的赃物部分分给陈亚华。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